抽搐一进一出gif免费动态

第八章 九世杀神

时光无心2020-04-15 12:54:3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自己机缘巧合的得到了地狱三头犬,并炼化了它,那就是那个和尚口中的有缘人。

  只是这个有缘人跟‘嗔子’有什么关系。

  刚才听这个修罗说,地狱三头犬是圣物,佛门圣物?佛门竟然拿一头妖兽做圣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叶寻脑子里全是不解的小问号。

  “塞北?上任嗔子圆寂时确实说过他将地狱三头犬的子嗣留在了塞北的某个帝国,你得到了它,那你就是现任嗔子。”

  修罗长老沉思片刻,缓缓开口。

  “现任嗔子?我?你不会就是来找我的吧?”叶寻指了指自己,满脸的不解。

  这个修罗说话一知半解的,一时半会根本猜不透他所说的嗔子呀、圣物呀,到底是什么鬼,又有着什么目的。

  “贫僧此次前来并非来找现任嗔子,而是前来寻找降龙罗汉的转世传人,能找到施主你,也算是一番机遇。”

  修罗长老双手合十,如实回答。

  “降龙罗汉?转世传人?”

  不仅是叶寻有点迷糊了,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猜不透这个修罗了。

  “施主可以让其他人先离开嘛?他们离开后,你若想知道什么,贫僧都可以如实回答。”看出了叶寻的不解,但出于责任所在,修罗长老还是希望其他人全部都离开。

  “你确定?”

  “出家人不打诳语!”

  叶寻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四周的众人,得到的都是一致的摇头。

  没办法,现如今明教情况太过于特殊,再加上眼前这种情况,他们不能将叶寻给独自一人留在这里,重要的是不清楚这个修罗长老的目的,如果他对叶寻下手,那该如何是好?

  以他灵王的修为,在场的任何一人都无法展开及时救援。

  看出了众人的紧张,叶寻无奈的耸耸肩,又扫了眼不远处的修罗和蠢蠢欲动的天山雪狮,道:“我可以留一两个人嘛?你知道的,我现在情况比较特殊。”

  “可以!”修罗长老大手一挥,食指缓缓的指向叶寻身边的齐一十三,道,“就把他留下来吧,此次前来,贫僧就是为了找他。”

  找齐一十三这个杀马特?

  叶寻眉头一挑,难道齐一十三是降龙罗汉的转世传人?

  乖乖,有点扯了哈!

  就连齐一十三听到这句话后,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敢相信。

  神精兵这家伙更是怪异的指指修罗,看看齐一十三,拉着长长的东北口音,道:“唉呀妈呀,你要去当和尚了。”

  冲着神精兵翻个白眼,叶寻看着众人道:“你们都先回去吧,这里我能应付。”

  “可是……”雷动还有些不放心。

  “雷叔,你就放心吧,我做事向来有分寸。”

  就这样,在叶寻的百般劝说之下,众人才缓缓离开。

  只留下虎妖、地狱三头犬和齐一十三陪着叶寻,站在修罗长老的对面,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出奇的是,在众人离开后,修罗长老迟迟没有开口,那寒芒闪烁的眼眸一直死死盯着叶寻,似乎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一些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叶寻感到不耐烦的时候,修罗长老终于缓缓开口:“你得到了佛光咒?”

  “你刚才在感应我身上的佛光咒?”

  “没错!”

  叶寻点点头,如果这修罗能感应到自己身上的佛光咒,那他极有可能就是佛门的人了。

  虽然造型有些怪异,浑身上下透露着杀气,但他十有八九就是佛门之人!

  “谁给予你的佛光咒?”

  “三戒!”

  “果然,果然是那个佛门败类!”

  “佛门败类?那家伙确实有些混蛋。”叶寻撇撇嘴,在自己气海内这么长时间,那个三戒什么东西也没有给自己,实在是可恶。

  而且貌似自己来到陨神大草原后,就再也没有去观察气海内的三戒了,三戒也没有主动联系自己,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又把气海搞成什么样了。

  “三戒当年得到了世间三大玄冰之一的净心冰,你得到了佛光咒,说明也得到了净心冰,对吧?”

  “算是吧。”叶寻并没有准确回答。

  “那也就算是他的徒弟了。”

  叶寻嘴角抽抽,没有反驳,因为按照常理,自己继承了三戒的宝贝,那就算是三戒的徒弟了,虽然三戒自始自终什么东西都没有交给自己,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他的徒弟。

  “三戒曾是上任嗔子的徒弟,你又是三戒的徒弟,虽然三戒当年已经被逐出佛门,但现在,我应该称呼你一声……师叔!”

  “师叔?”叶寻眉头再度一皱。

  再看看身边的齐一十三,两人的对话他就没有一句话能听懂,全程茫然脸,就差躲在墙角画圈圈了。

  “佛门三子分别为嗔子、佛子和法子,每人都会拥有一头圣物!三头圣物和三子是佛门至高无上的代表,每一任的佛子会成为佛门的传人,而每一任嗔子和法子从一开始就不会都留在佛门之内。

  而是带领着各自的圣物游走大路,或杀戮一生;或与世无争,漫漫隐世!

  我们称呼每位佛门佛子为师傅,那另外的嗔子和法子自然就是我们的师叔!”

  “原来是这样。”叶寻缓缓点头,突然问道,“既然三戒是上任嗔子的徒弟,那如果他没有背叛佛门,是不是就是现任嗔子?”

  “没错!”修罗长老缓缓点头,继续道,“上任嗔子、佛子和法子分别为自己培养了一名传人,除了佛子如愿以偿的镇守佛门外,法子和嗔子的传人都出现了意外。”

  “什么意外?”

  “嗔子传人三戒背叛佛门,嗔子也郁郁而终,临死前只道了句谁能得到那头遗留在塞北的圣物子嗣,那谁就是下任嗔子;而法子传人却成了佛门的罪人,被困在佛门的雪崖之上,终年不得离开佛门。”

  “罪人?为什么?”叶寻突然觉得这个佛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至少现在听到的都是些坏消息。

  “师叔有一天若到了佛门,自然会知晓。”修罗长老打了个哑谜。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