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搐一进一出gif免费动态

第一十二章 再战吕薇儿

时光无心2020-04-15 06:14:4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经小鬼提醒,墨央方才醒悟过來,现在这五行至宝,不只是乾心门着急拥有,那赤练神宗更是觊觎已久,自己不是傻子,怎会拱手让人。

  墨央点点头,赶紧咬破手指,鲜血飞向那心火灯之上。

  由此一來,这传说中的大极品法器就归我墨央所有了。想想也是,我自己炼制的法器,凭什么给别人。。

  正在自己想象拥有如此拉风法器之时,那一滴精血飘到心火灯之上,蓝色的火焰如同一条苍蓝巨龙,将这精血瞬间蒸发,沒留下一点的痕迹。

  “怎么回事。”墨央大惊道,作为炼制大师,如何让法器认主自己再清楚不过來,现在心火灯是无主之器,难道同那南诏离火一样,同样桀骜不驯,不愿意臣服他人吗。

  小鬼也是“蹭”的窜來过來,眉头紧皱,任他是上古时代的百科全书,也无法解释眼前看到的一切,“墨央,是不是这大极品法器过于特殊,难道使其认主需要别的手段。”

  墨央想想也是,沒有犹豫,将自己的精血涂于额头之上,双手合十,口中默念法决,正是至高无上的“祈佑之术”。

  祈佑之术,乃是墨家绝学,属于至高等级的认主法术。

  “给我去。”墨央大喝一声,那额头上的精血猛然弹射而出,汇集于自己元神的精血已经不同于其它的臣服之术,反而如同烙印一般,纵然如此桀骜不驯的法器,也必须臣服于自己。

  很快,那滴精血完全覆盖在心火灯的蛟龙之眼,墨央聚精会神,却是一声巨大的爆裂,那滴精血立刻就被蓝色的火焰所包裹,与之前的相比,这次的燃烧时间更长。

  “这…”墨央愈加搞不懂了,连至高无上的祈佑之术都搞不定,难道说,这件法器根本就不能让人认主。

  小鬼也是摸不著方向,急的围绕硕大的熔炉绕圈。

  可就在此时,一道浑厚的声音猛然从门外传了进來。

  “幻离堂主,可是炼制成功了。”來人正是苏毅,当他看到那神秘的天象,便预测到可能是宝物出世,不假思考便赶了过來。

  他本想破门而入,但是此时这内堂竟然加注了一层阵法,此等阵法,自己竟然从來沒有见过。

  “宗主,莫非这下子故意设下此阵法,想要把那五行至宝独吞了。”常鹏恶狠狠的说道。

  无论是乾心门和赤练神宗,都有森严的等级制度,任务就是任务,当时就算是幻离炼制成功,万万也不会认主,定会乖乖的交给门主叶竹道长;而苏毅,即使得到这心火灯,也会交给自己的顶头上司,曲枫大祭祀。

  但是墨央就不同了,他來这乾心门本來就是卧底,虽然是赤练神宗的弟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始终忘不了自己的墨家身份,始终忘不了自己肩头上的使命,这心火灯绝对不会便宜了这两个宗派。

  苏毅听了常鹏之言,短暂思考,却是眉头一皱,“不好,那老家伙也來了。”

  果然,也就在片刻,这法器堂的外堂之中,已经多了一个白发慈祥的老人,随后而來的,乃是一位健硕的男子,正是金石塔宗的王悦。

  “门主。”苏毅微微行礼,心中思付如何应对这突如其來的老家伙。

  叶竹道长微微一笑,“苏毅啊,看來你也看到了,刚才金石塔宗侧峰出现天之异象,无量火焰滋生,恐怕是那心火灯炼制完毕,真乃我乾心门之福啊。”

  “正是,刚才我也是发现此景,所以赶紧來到这法门堂中。”

  “恩,不知幻离现在如何。”叶竹道长问道,却也发现这内堂之外,竟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阵法。

  “这是…”

  门外两位大佬出现,而内堂中的墨央则是心急如焚,但是当他看到连叶竹道长一并赶到之后,心中一喜,好像想出了办法。

  “小鬼,一会你放我出去,我自然能够和他们周旋,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让他们进來,纵然是鱼死网破,我也不想让他们把我的劳动成果抢了去。”墨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现在既然为五元婴之身,又有修灵高阶,万一真的闹僵了,就算自己打不过,想必也能逃出升天。

  小鬼不知主人有何方法,但是既然这么交代,点点头道,“放心吧,我这阵法,一时半会他们是进不來的。我在里面随时策应你。”

  门外的叶竹道长正在疑惑中,却见流光一闪,一个黑脸的少年出现在他的面前。

  叶竹面色不改,“这位不是小木吗,怎么來这法器堂了。”

  “哦,是这样的,小木自从进入我地势宗,还沒有选定好归属哪堂,前些日子我派他前往苦研堂,好像这小子不是很感兴趣,所以我才安排他到这里,辅助幻离堂主。”苏毅赶紧解释道。

  “小木见过门主。”墨央双手抱拳行礼。

  有苏毅这么解释,叶竹也就不再多问,眼下他最关心的当然还是五行至宝,“小木啊,怎么不见幻离堂主,我刚才看到天有异象,是不是法器炼制成功了。”

  丫的溜溜球。还幻离堂主,你那可怜的幻离堂主,此时已经被苏毅关起來了。

  墨央当然不会这么说,微微一笑,“堂主正在炼制过程中,听闻刚才苏宗主來到法门堂,特地叫小木出來说一声。”

  “怎么。”苏毅关心五行至宝的事情,不比那叶竹道长差,他知道那异象必然是墨央所至,不由得赶紧问道。

  “幻离堂主嘱咐我,现在正在炼制的关键时刻,还请各位前辈不要打扰。”墨央表现的非常轻松,就好像不知道那“幻离”此刻在炼制五行至宝这般大极品法器一般。

  叶竹点点头,“原來是这样,苏毅啊,刚才你差点坏了好事啊。”

  “门主恕罪,我也是关心而已。”

  苏毅边说着边看向墨央,他知道墨央是在说谎,心中赞佩这下子还算灵活,如此一來的话,便能支开门主。

  墨央所想,当然是两人都支开,这样自己才有足够的时间使心火灯认主,“两位前辈,我听幻离堂主的意思,这炼制至少还需要三天,不如门主和宗主先行回去休息,等到事情办完,我立即通知你们。”

  “是啊是啊,门主,我在这里呆着就行了,一有消息,我就让常鹏通知您。”苏毅笑道。

  不料叶竹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妨无妨,我等这一天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三天,既然炼制马上成功,我就呆在这里,等待法器出世。”

  叶竹这么说,那苏毅和墨央俱是一愣,人家是门主,说不走就不走。

  丫的溜溜球,如此甚好,如果只是把门主支走了,而这苏毅呆在这,反而弄巧成拙,既然门主呆在这里,那苏毅就沒办法质问自己,三天的时间,足够了。

  “这…”苏毅满脸愁容,正好看到墨央的眼神,对方挤了挤眼睛,任凭苏毅多么老道,也猜不出其中的意思。

  “两位前辈,幻离堂主还需要帮忙,小木这就进去了。”

  叶竹道长摆了摆手,不再说话,打起坐來,而王悦,则是站立旁边。

  “好险好险。”墨央捂着自己的胸口,走进内堂中,看到主人平安归來,那小鬼也是松了一口气。

  眼下最大的难題,就是如何让其认主,墨央重拾信心,打开那,希望从中得到些许的信息。

  而小鬼,则是在脑海里搜刮关于使法器认主的方法,甚至连灵器、妖器的认主方法也都给搜罗出來了。

  小吱看到主人愁眉不展,也不敢多说话,乖乖的坐在墨央的肩头。

  很快两天过去了,在这两天中,墨央试了不下于二十种方法,但是却丝毫沒有效果,那精血进入心火灯,就会立即被蓝色火焰焚烧。

  墨央的脸有些惨白,作为一个炼器大师,自己炼制的法器,竟然不能使其认主,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墨央不怕丢人,只是可惜了如此好的法器。

  “丫的溜溜球。我就不信了。”墨央再次祭出法门,同样的结果,再一次失败。

  “主人不必忧心,既然你不能认主,这么说就算是乾心门和赤练神宗将这法器拿走,他们也不能认主。”小鬼知道墨央的心情不好,不敢直呼其名,叫起了“主人”。

  小鬼的安慰让墨央稍稍好受,但是自己就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不对啊,到底问題出在哪里了呢。”

  “丫的,本來那南诏离火就这么诡异,这炼制的法器怎么也是如此诡异,真是传染了。”小鬼忿忿道,可是话音刚落,突然好像抓住了眉头,“不对主人,待我想想…”

  墨央一愣,一言不发,他知道现在小鬼又在搜罗自己的记忆,可能这次,就能解决问題。

  半响后。

  “原來是这样…”小鬼的脸上阴晴不定,看不出是喜是悲。

  “怎么了…是不是知道原因了。”

  “是,知道了。”小鬼边说着,边看了一眼墨央肩头的小吱。

  “吱吱吱吱。”小吱怕主人,但不怕小鬼,对方这个讨厌的眼神引起了自己的不满。

  墨央看小鬼的表情,好像不是什么好事,不由得忧心忡忡,“那还不快说…”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